欢迎访问无锡普瑞迪有限公司官网!

收藏网站| 网站地图

服务热线0510-85884444
13376229399
>

“双碳”约束下,中国废钢业将迎重大发展机遇

作者: 来源: 日期:2021/6/3 16:27:10

左更

 

2020年第四季度以来,碳达峰、碳中和成为社会各界热议的话题之一。作为目前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中的耗能大户,钢铁工业如何实现“双碳”目标成为持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原料资源安全供给以外的另一巨大挑战。作为可循环利用的钢铁原料,废钢对铁矿石的替代作用和出色的节能减排作用,在未来钢铁生产过程中将愈发明显。

 

中国粗钢产量带动下,2020年3月以来废钢阶段涨幅近6成

 

2020年中国粗钢产量再创历史新高,达到10.65亿吨,同期生铁产量为8.88亿吨,铁钢比近83.4%。高企的粗钢产量和不断上涨的铁矿石价格刺激废钢价格逐渐攀升。自2020年3月中国逐步摆脱新冠肺炎疫情困扰至2021年3月末,中国废钢价格已经阶段性向上攀升近6成。

 

2016年至今,废钢行业喜讯不断

 

从2015年以来废钢价格的长期走势上看,废钢行业喜事连连,为后期行业的健康快速发展奠定了基础。

 

2016年6月以前,受中国钢铁行业整体疲软和大规模废钢被非正规消费的影响,中国市场废钢价格持续走低至920元/吨。2015年1月~2016年6月的平均价格只有1200元/吨。2015年财政部78号文公布,正规废钢企业享受30%的退税并沿用至今。

 

2016年7月~2017年6月,我国重拳打击“中频炉”“地条钢”,关停非正规产能约1.4亿吨,使得废钢的消费逐渐向正规钢厂转移,废钢价格收益上行至1600元/吨以上水平,阶段平均价格为1480元/吨,较前期上涨23%。

 

2017年7月后,废钢逐渐成为平抑铁矿石价格和提升粗钢产量的因素,中国钢铁行业的单月铁钢比一度降至81%以下,刺激废钢价格向上突破,并于2017年12月上升至2200元/吨,2017年废钢年均价为1680元/吨,2018年则上升到2300元/吨。至2020年,相对于节节攀升的中国粗钢产量,我国废钢的产出量相对有限,加上废钢行业自身发展的缺陷与不足,以及中国长流程炼钢工艺对入炉原料的偏好,导致废钢无法对铁矿石产生较强的替代性。

 

废钢价格在2300元/吨~2600元/吨的阶段性震荡区间长达3年之久,2018年~2020年的废钢均价为2420元/吨。其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下称废钢协)多次为废钢的发展出谋划策,争取行业发展支持政策等。在各方的持续努力下,废钢因其对铁矿石的替代性和其“中国原产地”属性,越来越引起国家多个部委的关注。

 

在此期间,2019年6月,马钢集团正式并入中国宝武集团,中国宝武集团以原马钢再生资源公司为基础,整合旗下的废钢业务,成立链金,依托云商电商平台进行市场化并购整合,与多家民营企业合资合作,快速抢占国内废钢市场。2020年链金平台废钢经营量达1400万吨,成为中国最大的废钢行业企业。

 

2020年全球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一度使得劳动密集型的废钢回收、加工行业停摆,加之中国环保政策下对废旧金属进口的限制,废钢价格一路上行至今。其间,钢协、废钢协不断争取政策,将废钢从限制进口的废料名单中剔除并争取国家退税比例的提高。

 

应该说,2015年以后,我国政策的发布、行业的运行等多方因素均为废钢行业的健康发展奠定了基础,废钢行业的发展环境因此日趋向好发展。

 

“双碳”将使长流程炼钢面临瓶颈,电炉炼钢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2020年9月22日,习近平主席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表示,中国将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碳达峰,并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2021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扎实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各项工作。之后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对“双碳”工作做出了部署,规定“十四五”期间,我国单位GDP(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分别下降13.5%、18%,森林覆盖率将达到24.1%。3月15日,中央财经委第九次会议把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纳入国家生态文明建设整体布局。

 

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行业,钢铁工业是我国规模以上工业的耗能大户,势必成为率先落实碳达峰、碳中和的重要行业,也必然在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进程中面临巨大的挑战,在能源结构改善、冶金科技创新等多个领域做好深入的工作。目前,我国钢铁行业吨钢综合能耗已从2005年末的694千克标煤降到545千克标煤,节能减排的效果显著。截至2020年底,我国就有约229家钢铁企业的6.2亿吨粗钢产能正在进行超低排放改造。但同时,我国吨钢能耗下降速度业已呈现逐年减弱态势,进一步大幅下降的空间极为有限,中国钢铁工业实现碳达峰的压力依然较大。

 

从长流程炼钢工艺上看,炼铁环节的能耗占比超过60%,中国钢铁工业要实现“双碳”的目标,压缩生铁产量和低附加值的钢材产量势在必行。这意味着中国钢铁工业未来的高质量发展一定要走低碳化甚至脱碳化的发展道路,必将通过更加严格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政策导向、资源消耗、能源消费、贸易流通以及生产环节等多环节、多维度着手工作。根据中国钢铁行业目前的布局和实现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目标要求,未来中国钢铁工业或将逐渐呈现“以沿海新建的长流程炼钢、内地省会城市或主要用钢地区的短流程炼钢为主”的产业布局。由此预计,2030年前,中国长流程炼钢的建设将进入瓶颈期,而短流程粗钢产量占比或将有一轮快速增长,在主要用钢地区以废钢为主要原料来源的短流程炼钢或迎来重大发展机会。

 

中国人均社会钢铁积蓄量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短流程炼钢成消化社会废钢主要途径

 

一方面,以废钢应用为代表的“城市矿山”战略,是工业化后期世界强国进一步占据金属矿产价值链高端的重要举措。

 

经过发达国家近300年的掠夺式开采,全球80%以上可工业化利用的矿产资源已从地下转移到地上,并以“废旧物资”“垃圾”的形态堆积在我们周围,总量高达数千亿吨,并且以每年100亿吨的数量增加,成为一座座永不枯竭的“城市矿山”,为实现资源国内大循环提供了重要的物质基础。发达国家早在其工业化后就确立了循环经济发展战略,以开发利用城市矿山为抓手,实现资源国内大循环。

 

“城市矿山”的形成是过往经济消费的结果。发达国家在其工业化之初,通过殖民、战争、金融霸权对全球资源实施掠夺,而在其完成工业化后,通过资源内循环系统继续保留着对原有优质资源的控制。同时,由于工业化进程的结束,对金属矿产资源的需求量减少,发达国家还利用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对资源的旺盛需求,乘原料价格上行之机,通过对其富余资源的出口,继续大肆盘剥发展中国家。例如,直至2002年,全球铁矿石价格也只有20美元/吨,而现在已经超过200美元/吨。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为了经济发展,只能支付数倍以上的价格维持原料资源的供应。

 

发达国家对“城市矿山”的成熟开发与利用,不仅实现了对资源的循环利用,避免了参与白热化的资源市场竞争,还在循环利用中不断提高获取有效资源的技术水平,拥有了相较于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的竞争优势。譬如对废旧金属的提纯技术,美、日、德等发达国家始终占据全球前三甲;而日本则在不产一吨铁矿石的前提下,通过权益矿和废钢铁资源的回收利用成为全球废钢资源的重要出口国和远东区域废钢资源的主要定价国。

 

通过分析发达国家的“城市矿山”战略可以发现,发达国家通过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在实现资源供应国内循环的同时,借助技术领先进一步盘剥发展中国家。

 

另一方面,我国人均社会钢铁积蓄量还将持续增长,在为未来短流程炼钢提供充足的原料资源的同时,也提出了必须的消费要求。

 

社会钢铁积蓄量是衡量一个国家(地区)工业化、城市化发展的重要指标之一。2020年末,我国社会钢铁积蓄量预计为110亿吨,相当于同期美国(约72亿吨)和日本(约33亿吨)的总和,但如果按人口平均数量看,我国2020年底的人均社会钢铁积蓄量只有7.86吨,远远落后于日本的25.98吨和美国的20.57吨。行业指标显示,一国(地区)人均社会钢铁积蓄量10吨以上则标志着工业化进程的完成。

 

据此,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几个重要结论:一是中国工业化进程尚未完成,国民经济持续发展对钢材的需求量还将长期存在。二是2030年碳达峰的刚性目标,必然要求未来中国钢铁积蓄量增量中电炉钢的贡献占比逐渐提高。三是中国社会钢铁积蓄量的增加,既为电炉炼钢提供了越来越充足的原料供应,也促使消费废钢的需求不断增长,对废钢的主要消耗方式——短流程电炉炼钢提出更多的需求。

 

综上所述,未来以废钢为主要原料的短流程电炉炼钢,将成为消化社会废钢的重要途径和方式。

 

中国废钢应用刚刚起步,需财政、税收等政策的帮扶和引导

 

目前,我国废钢行业尚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行业准入门槛低,企业经营粗放、无序竞争严重。据市场不完全统计,全国从事废钢回收的企业约10万家,符合工信部准入标准的废钢加工企业只有381家。小作坊式的生产规模导致企业技术落后、自动化程度低、“小、散、乱、污”情况严重,难监管、难处置,资源回收率低,环境二次污染严重。同时,废钢行业尚缺乏规模较大的龙头企业,产业集中度低。数据显示,行业排名前五的废钢回收加工企业年处理废钢量不到社会废钢年产生总量的15%。行业企业融资能力差、抗风险能力低,加上市场竞争无序,企业野蛮生长、利润微薄,资金链时刻处于断裂边缘,难以发展壮大,行业人才培养也就自然面临巨大困难。在“无粮、少将”的情况下,我国废钢行业难以实现规模化经济效益的提升与环境综合治理水平的提高。

 

最为重要的是,废钢行业在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缺失。由于我国经济建设时间短,废钢社会积蓄量的逐渐产出又是涉及各方的系统工程,不同领域原归属不同的主责、主管部门,住建部、商务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等均有涉及。“政出多门”、缺乏统筹协调的机制,产业链各个环节发展相对割裂,导致行业中企业发展无章可循,许多企业只能游走在“灰色地带”,导致合规运营的大型优质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因合规运营带来的成本劣势被逆淘汰出局,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目前,中国废钢应用尚属起步阶段,行业“鱼龙混杂、良莠不齐”,还需要国家在财政、税收等政策上进行帮扶和引导。

 

中国废钢业“十四五”期间将迎重要发展机遇

 

在国家相关行业协会的积极努力下,困扰废钢行业企业发展的中间环节税收和开票难的问题将逐渐被破解,行业退税有望进一步提高,发展规范性将逐渐提高,行业小、散、乱的局面将逐渐改观。在我国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的要求下,废钢作为铁矿石的替代原料,每使用一吨废钢可节约标准煤0.35吨,减少固体废弃物4.3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6吨,环境价值显著,将为中国钢铁工业完成“双碳”的目标任务做出巨大的贡献。

 

更为重要的是,废钢作为铁元素的重要来源,也将同国产铁矿石一道,成为保证我国铁元素自给率的重要砝码。在工信部关于中国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的征求意见稿中,就提出“十四五”期间要确保铁金属国内自给率达到45%以上的目标。在我国国产铁矿石自然禀赋低、生产成本高的约束下,废钢将占据这一目标的绝对比例。

 

由此可以预计,中国废钢行业发展未来可期,在国家碳达峰的任务要求下,“十四五”期间,中国废钢行业将迎来重大的发展机遇。


此文关键字:
联系我们
公司电话:
13376229399

无锡普瑞迪有限公司
销售一部:0510-85884444 83884444 13376229399(微信)
销售二部:0510-83210510 83220510 13306179399(微信)
销售三部:0510-83078381 83078581 13373656699(微信)
销售传真:0510-83078581
邮 箱:puruidi@163.com